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邢瓦匠

2019-12-21 10:01:54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侯啟年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我一直以為,邢瓦匠就是我們邢家巷土生土長的人,因為他的房屋一直就座落在巷子口。后來才知道,他是辰州府人,后來到邢家巷給邢三婆做了上門女婿,是外地人。
    ocA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當著他的面,大伙兒都按輩分恭恭敬敬地尊稱,但背后,都喊他邢瓦匠。都喊他瓦匠,我卻一直沒見他干過瓦匠活。偶然遇到他,頂多看到他搭把梯子,爬上人家的房頂,幫著撿撿瓦片的漏。年紀大了,干活慢,上屋頂又是高危,完工之后,還要慢騰騰地喝杯米酒,撿瓦的活兒,他也越來越攬不到了。
    ocA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有人寫打油詩,一幫小屁孩便拿來在他背后干吼著唱:“瓦匠瓦匠,一餐九兩,三天不飲,一餐一斤……”
    ocA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和邢瓦匠能混熟,源于撿糞。
    ocA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到農村呆過的人都知道,毛主席有一個農業八字憲法,“土、肥、水、種、密、保、管、工”,其中一個肥,就靠撿糞,撿糞之后,由生產隊上的保管員過稱,按重量積累工分,再按工分分配糧食。邢瓦匠年齡偏大,我年齡偏小,我倆同一個職業——撿糞。
    ocA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邢瓦匠厲害,起床特別早,一個早工,可以撿到一撮箕糞。我們多在他屁股后頭,把他撿剩的幾坨糞,攢入自己的撮箕。生產隊的田多,要的是肥料。狗屎最肥,收時工分值最高,豬糞次之,牛屎最差。一糞桶牛屎遠不如一撮箕狗屎。
    ocA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撿糞的人越來越多,村里拉野屎的狗卻有限,于是有人開始偷糞。村里膽子大的,最遠跑到街上的先鋒大隊偷過糞。邢瓦匠年紀大,就是到街上給他送一擔,他也挑不回來。但是,在他巷子口前的屋邊,是公社的肉食站,肉食站的豬欄里喂了不少豬。豬欄里聚了不少豬糞。不曾想,邢瓦匠也打起這肉食站豬糞的主意。俗話說:夜路走多,肯定會撞上鬼,這不,一回,邢瓦匠就被肉食站的趙站長逮了個正著。一把送到公社,要他老實交待。這不交待便罷,一交待才知道他過去還扛過槍。好在也無血債,便列入貧下中農。武裝部長和公安特派員要他寫份檢討,可憐邢瓦匠斗大的字認不到一籮筐,但腦殼尚不糊涂,跑到公社書記辦公室求情:“我不識字,寫不好檢討啊,書記,您有文化,您幫我捉捉筆吧。”公社無奈,連夜放他回了家。
    ocA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八十年代初,田土到戶,生產隊沒有了撿糞的任務,因防治狂犬病的需要,狗打得近乎滅跡,但邢瓦匠仍然堅持早睡早起,生命不息,撿糞不止。一個糞扒兒,一個糞撮箕,風雨無阻地去撿狗屎。他把撿回來的狗屎,全倒在分配給他的責任田里。可能糞足的原因,他稻田里的莊稼,長得特別壯實。邢瓦匠從不使用農藥,責任田里的莊稼有了病蟲害,他會用手捉,或者,燃一些熏香驅趕。他說,蟲子也是命。或許因為田里的一切都運用了生物防治,他稻田里的黃鱔和泥鰍特別多。每年夏季的夜晚,都會有村民燃著火把,到他田里捉泥鰍黃鱔打牙祭。
    ocA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這個周末,又回到村里轉轉。邢瓦匠早已故去。他的責任田轉移到了他獨生女兒、女婿的名下,田里已經栽滿了桂花樹,好高,好大,好香。ocA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ocA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北京赛车app 广东好彩一最新开奖 北京pk拾赛 融资融券股票有哪些 湖北今日快三开奖号码 吉林省十一选五前三直 山东扑克3走势图官网 河北快三官网下载 福彩3D专业版带连线 河南11选5体彩开奖 詹天佑福彩3d预测今天 股票配资网 山东11选五走势图结果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市盈率走势图 配资平台173bx 河南快三遗漏一定牛